当前位置: > 影展 >

文学代眼 透析影子里的昆德拉

发布时间:2019-05-07 12:42作者:admin 点击次数 :197次

昆德拉曾说:「异议,不是一种令人亢奋的荣耀,而是一种荒谬的沉重负担。」今年四月刚过八十大寿的捷克文学家昆德拉,一九七五年起便因批评当局而流亡迁居法国,异议分子始终是他身上的标籤。然而,他一贯淡然面对外界,理性、谨慎而低调,廿多年来坚持拒绝媒体採访,只以文学发声。

《印刻》文学杂誌一月推出「小说王─米兰?昆德拉」专辑,以超过一二○页内容,收录昆德拉的五篇短文评论、昆德拉与义大利诗人及评论家里赞泰(MassimoRizzante)的对谈,及近廿篇重量级作家对昆德拉小说的评论,包括作家鲁西迪评《玩笑》、卡尔维诺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等。绝大部分内容都是中文世界首译,昆德拉插图手稿也将曝光。

向大师致敬《印刻》推百页专辑

专辑中的五篇昆德拉随笔,发表时间横跨一九八五年至二○○七年,包括他对翻译的见解及他对剧作家尤涅斯柯(EugeneIonesco)、西班牙作家好友阿拉巴尔(FernandoArrabal)、荷兰小说家赫尔蒙斯(WillemFrederikHermans)等的评论,文中展现了他的机智、博学与特有的幽默感。

例如,有人批评尤涅斯柯「该丢进历史的垃圾桶」,昆德拉便以讽刺笔调反击:「可不是,整个欧洲不久都要进垃圾桶了。那些还知道什幺是艺术的人,就只好去翻垃圾桶了。」此外,他引述有人说翻译就像女人─美丽的不忠实,忠实的不美丽,他反驳「这是我听过最愚蠢的说法」。他认为,只有忠实的翻译才美丽,因翻译需要想像与创意,而小说家不只需要想像,还要有精準掌握语义的天分,「在这一点上,普鲁斯特的严谨绝不下于笛卡尔。」

筹画了一年盼唤起诺贝尔重视

印刻出版社社长初安民表示,他对昆德拉这幺重要的作家却未得诺贝尔奖,感到奇怪和疑惑,这个专辑既是对昆德拉致敬,也为「唤醒」诺贝尔奖对他的重视。专辑筹画了整整一年,邀请旅法的艺文评论家尉任之任客座总编辑,居间联络、收集文章,逐步取得昆德拉的信任。尉任之是作家尉天聪的儿子,现为巴黎第一大学电影研究所博士候选人,他在专辑前言中表示,在巴黎与昆德拉夫妇只隔一河而居,虽从未见过他,但对他非常尊崇,也相信昆德拉在巴黎找到了精神上的原乡,「一个拉伯雷、狄德罗理性精神曾先后昂扬,和一个在十八世纪曾勇敢放蕩过的文明。」

他并描绘昆德拉「是一个影子里的人与作家」,总让自己站在一个与社会保持距离、疏离的观察点上。

(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admin)
更多>> 相关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