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国际 >

凯撒的面具-不要忽视民怨的放大与扩散效应

发布时间:2019-05-08 13:25作者:admin 点击次数 :167次

检验政府的施政品质,通常有两项标準,一是施政效率,二是施政态度;以大埔农地事件为例,「以地易地」决策虽然早已决定,但廿多天来却不见任何后续执行作为,这是施政缺乏效率;置廿多户农民徬徨无助心情于不顾,更显示官僚施政在态度上也缺乏同理心。

大埔徵地原本祇是地方事件,但当农民夜宿凯道,并获得各界热烈声援后,却变成全国性事件,行政院最后甚至取苗栗县政府权责而代之,不但由阁揆亲自主持协商,并拍板定案「以地易地」的决策。

在这个阶段的行政院,决策之快确实急如星火,农民夜宿凯道后连续三天,吴敦义亲自邀请苗栗县长与农民代表面对面沟通,马英九也数度表达关切,三天后吴敦义带着刘政鸿召开记者会,宣布「以地易地」的决定,刘政鸿也在粗暴辗平大埔农田四十多天后,首度向苗栗乡亲致歉。

但七月廿二日召开记者会后,大埔农民虽然每天在家癡癡等待,却没有任何一位中央或地方官员与他们接触,跟他们商讨「以地易地」的具体内容,但怪手却仍然每天进出他们的农地施工,证明他们最初感受到的政府善意,其实祇是虚幻泡影。

但讽刺的却是,在农民焦急等待的那几天,吴敦义却举大埔事件为例,要求施政者要能体会少数反对者的心情,不能自我陶醉在多数人的认同,「百分之二的人,认为徵地是百分之百无法弥补的」,「施政者要体会百分之二者的心情,而不是陶醉在百分之九十八之人的喜悦里」。

这番话说得漂亮至极,但却是典型的口惠而实不至。久等不耐的大埔农民祇得再度北上抗议,原本还对「以地易地」抱着稍许乐观态度的人,这次也坚持非要政府原地原屋还给他们不可。

但让农民更感委屈不平的是,政府对他们廿多天不闻不问,但中科工程被法院裁决停工后,政府官员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唯恐损害到大老闆的投资权益,最后甚至冒着知法犯法的嫌疑,决定中科停工不停产,让进驻中科的大老闆感激涕零。

拿大埔与中科两相对比,政府的施政效率与施政态度大不相同,大老闆的问题,数日即决,小农民的生计,近一个月犹在未定之天,这种差别待遇看在大埔农民眼里,怎能不让他们会有政府重商轻农的无奈感慨?

但那些当官的人能体会农民的无奈于万一吗?显然很难,就像他们无法体会台湾民意早已发生质变一样。

民意质变的最显着癥状,就是民怨的放大效应与民怨的扩散效应。少数弱势者的民怨,例如廿四户大埔农民对徵地的不满,过去很少变成全国性话题,但现在即使祇是相思寮一间四合院的问题,都可能被放大到举国皆知的程度,何况是政府粗暴铲平农民正待收割农地的恶行?

而且,过去一地一事的民怨,也很难形成燎原之势,但现在任何一地一事的民怨,却可能引发扩散效应,最近大埔、相思寮、田寮洋与国光石化等一地一事的民怨,在很短时间内就扩散并且串联成多地多事的风波,让政府疲于奔命,即可见民怨的放大与扩散效应,早已非昔日所能比拟。当然,廿多年前尚未出现的网路传播力量,更加速也加大了这两种效应的效果。

马政府执政至今,之所以常被人批评不知民意为何物,就是因为他们忘了两项施政基本守则:其一,政府必须始终走在民意前面,其二,所谓民意其实就是大众情感。大埔等地居民的反徵地民怨,在爆发前,政府未能察觉事情的严重性,爆发后,又未能设身处地与居民同理感受,才让民怨放而大之也扩而散之。

吴敦义标榜庶民政治,但如果他处理大埔农地事件是个样板的话,这样的政治其实是反庶民政治,徒增更多民怨;他如果不能要求苗栗县长,限期完成「以地易地」的政策,他这个院长已形同信用破产,届时大埔风暴再起,他将吃不了兜着走。 (作者为中国时报前社长)

(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admin)
更多>> 相关图文
  • 陶冬:非农重展盛势
    新闻中心 瑞士信贷私人银行高级顾问陶冬在部落格发文表示,欧洲央行会议纪要和美国非...
    陶冬:非农重展盛势  央行再现鹰貌
  • 李培徽开麦拉 纪录4任
    任职行政院新闻局摄影官廿九年期间,李培徽跟随蒋介石、蒋经国、严家淦、李登辉四任总...
    李培徽开麦拉 纪录4任元首身影
  • 〈名师解盘〉台积电勇
    记者李宜儒 台北 台股本週成为摆脱英国脱欧公投阴霾的领头羊,儘管周一指数仍下跌,但...
    〈名师解盘〉台积电勇领多头大军 仰攻8800 就等金融入队
  • 〈分析〉莫轻信「市场
    编译李业德 综合外电 金融专家Cullen Roche。(图取自其Twitter头像) 《MarketWatch》...
    〈分析〉莫轻信「市场神话」!7大错误观念让你越投资越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