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数码 >

台湾核电厂顶得住巨震海啸吗?

发布时间:2019-05-09 12:56作者:admin 点击次数 :59次

日本发生芮氏规模九.○的百年巨震,在强大而恐怖的摧毁力量之后,更令世界关注的,是灾区之一福岛县沿海两座遭海啸破坏的核电厂。这是世界核能发电史以来,第一次有核电厂在地震、海啸中严重损毁,当初各种安全设计是否能发挥作用,东日本大地震成为至今唯一的多重天灾与核安的实地测验。

目前福岛核电厂一号机、三号机都面临最严重的核灾等级─炉心融毁。一旦发生这种情形,辐射汙染程度与如何扩大,没人能预料。日本政府对当地居民的撤离範围,也由十公里扩大到廿公里,疏散数十万人,而且还会再增加。

对于这起超级震灾,台湾人民特别有感。台湾也是多震带,也有三座核电厂位于海边;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海啸警报範围一度包括台湾东北沿岸,就是核一、二厂所在地。因此民众高度关切是否有辐射汙染物质外洩、辐射落尘会不会飘到台湾等,成为热门话题,媒体也大幅报导。

一时间,美国三哩岛核灾、前苏联车诺比核电厂核灾的字眼充斥媒体。要区分清楚的是,即使三哩岛发生了真正的炉心融毁,但因电厂安全设计,所有辐射汙染物被围阻在厂内,没有外洩影响居民。而车诺比核电厂设计更与西方式核电厂完全不同,最大差异是,不但没有围阻体与层层深度防御设计,炉心还是易燃的石墨材质,加上人为疏忽才会酿成爆炸巨灾,大量辐射汙染物外洩,受灾人数估计超过卅万。

再比较我国的三座核电厂与福岛一、三号机,虽然都是沸水式反应炉,基本设计原理相同,但福岛核电厂兴建于一九五○年代,我国的核一、二厂建于七○与八○年代,经过廿到卅年的改善,安全设计与材质要求都更高。

儘管安全理念与设计有很大不同,但福岛核电厂对台湾及所有核能发电国家最大的启示是,如今的地球处于气候暴烈骤变期,地震强度一个比一个大,规模七、八、九的巨震屡见不鲜。现有核电厂当年的抗震设计,真顶得住吗?在经过廿、卅年的运转后,电厂是否仍能维持当年设计的安全係数?

台湾的核电厂必须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我国的灾难史纪录中,一直缺乏海啸的资料,目前的核电厂是以十二公尺大浪为安全设计。但南亚海啸引起的浪高已经超过这个设计,而没有人可以保证未来不会有更大的地震或海啸─事实上,机率颇高─政府有关单位也有必要就此深入检讨,及早拟定防範措施。

此外,在这次东日本大地震中,我们再一次看到日本人面对灾难时的克制与冷静。十几廿万人的疏散过程中,灾区交通塞整夜,但没有人听到因不耐等待而发出的喇叭噪音;虽不能说是井然有序,也鲜少看到争道纠纷与争吵。这样的表现,是民族性,也是民众对灾难的了解与平时训练所致。

反观国内,每次核电厂举行防灾「演习」,都像在「演戏」,现场完全看不到严肃防灾,确实执行救灾的画面。坦白说,很多民众也抱着「领便当」的心情客串上场。这固然因为国人向来不重视各种演习,但相关单位平时疏于有效宣导,无法让民众感受到防灾的重要、进而建立防灾意识有关。

台湾的核安还要顾及对岸因素。目前大陆运转中的核电厂有十几处,多在东南沿海,兴建中也超过十处。而两岸紧邻、常属同一个天气系统,一旦发生辐射外洩事件,互相影响的机率极高。国内专家早就呼吁,尽速建立核安通报系统,备而不用。但这种「技术」问题,似乎从来就不是双方会谈的重点。

日本人对工业安全的要求向来维持高标準,核安方面更是模範生。但近年因陆续发生几次人为操作疏失的核安意外,这个纪录已经被打破。如今又面临自然灾害造成的核灾变,在在考验日本人的应变能力与信心。面对邻国的不幸,我们除了感同身受,政府和民众对核安都要有重新的认知,从心理、设计规範、安检制度各方面加强;不尽人事,就不能全怪天灾了。

(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admin)
更多>> 相关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