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车型 >

凯撒的面具-台湾新闻自由又倒退了一大步

发布时间:2019-05-11 12:44作者:admin 点击次数 :64次

吴敦义可能并未警觉到:在他以副总统身分控告媒体的那一刻,台湾的新闻自由又在不知不觉间倒退了一大步。

新闻自由得来不易,维护更难。扁政府时代检调搜索媒体,副总统控告媒体,已证明台湾新闻自由其实十分脆弱;马政府时代虽号称尊重新闻自由,但台湾新闻自由在国际评比机构的排名却不进反退,吴敦义与总统府祕书长曾永权在一天内先后控告媒体与名嘴,保证会让国际评比机构又记上一笔。

吴敦义也许会以迫于无奈的理由来解释他何以控告媒体,这个理由就像其他控告媒体的政客说词一样:不告则不啻代表默认,不告则不足以还其清白;但吴敦义贵为国家副元首,他对媒体报导的指控早已连续数日透过媒体採访,达到澄清与辩护的目的,何需再无奈提告?提告无非祇是他自我防卫的策略,对澄清与辩护并无增补作用。

如果依照他的迫于无奈逻辑,欧巴马这几年陆续被人指控他假造出生证明、是个未出柜的穆斯林、开办健保是为了谋杀老人等等,欧巴马岂非应学吴敦义在要求媒体澄清未果后,也因迫于无奈而对媒体与名嘴兴讼?但他并未这样做,他对这些指控有愤怒、有反击、有提出证据澄清,但就是没有提出告诉。

柯林顿当总统时,曾被媒体指控他与希拉蕊在小岩城的「白水案」中非法图利,白宫幕僚佛斯特死亡后,媒体报导他并非自杀,并指称希拉蕊与他有染,言下之意即在影射这是一桩谋杀案;当时的《纽约时报》知名专栏作家萨费尔更公开指控希拉蕊是个大骗子,气得柯林顿在白宫记者会中公开反击:「我真想一拳打断他的鼻子,但我不会这样做」,当然,他也不曾提告。

事实上,总统级政治人物即使被丑闻加身,也不应控告媒体:卡特曾被指控在专门接待政治领袖的「布莱尔之家」窃听即将就职总统的雷根;雷根与老布希曾被指控主导震惊国际的伊朗军售丑闻;小布希曾宣称已经戒酒,但媒体却报导他在卡崔娜风灾后又偷偷酗酒,第一夫人萝拉更为此与他大吵一架;这些报导无一不涉及总统形象与诚信,但这几位总统在澄清后并未控告媒体。

但控告媒体的总统并非没有,今年在非洲就有两个案例:一是新任埃及总统穆希控告两家国营媒体,理由是这两家媒体指控穆斯林兄弟会金援巴勒斯坦的哈玛斯组织走私军火;另一是尚比亚总统沙塔控告一家报纸与一家电台,理由是这两家媒体指控他以公共工程契约图利他的朋友。但即使是在非完全民主的非洲国家,舆论对总统控告媒体也不以为然,尚比亚一位专栏作家就提醒沙塔:「总统必须学会容忍来自公众的残酷与极端恶意的批评与报导」。

再举一个例子:曾经做过二十二年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地,虽然在任内对媒体极不友善,打压箝制时有所闻,但两年前一位作家写了一本书对他极尽批评之能事时,他的朋友劝他提告,他却在他的部落格中公开表示:「提告是懦夫行径」,「政客如果自认清白,就该有能力去证明对他的批评都是无的放矢」,「滥用法院权威让批评者闭嘴,跟政府禁止或查封批评它的报纸并无两样」。专权多年现已八十七岁的马哈地都能有此进步体认,吴敦义岂不汗颜?

平民百姓受到冤屈,因申诉无门,才迫于无奈兴讼以求救济;但政治人物,例如副总统,祇要一站定就有麦克风在前,一开口即是新闻,申诉或澄清的机会多得不计其数,反击媒体的次数比媒体指控他的次数也不知多了几倍,如果这幺多管道与机会都不足以澄清媒体指控,那是政治人物的能力问题,即使到了法院结果也是一样。

民主国家的国家领导人不控告媒体,乃是因为对媒体兴讼并非法律问题而已,而是宪政问题,国家领导人兴讼与否,就代表他对宪法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态度如何;吴敦义即使不以美国总统为师,但却绝不能以非洲国家总统为榜样;更何况,记者出身的他怎能不知新闻自由维护之不易?他可以迫于无奈提告,当然也可以迫于无奈撤告,这是一念之间的选择。(作者为中国时报前社长)

(责任编辑:admin)
更多>> 相关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