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历史 >

元老许爱珍 也被打到视网膜剥离

发布时间:2019-04-28 13:42作者:admin 点击次数 :162次

「这个共犯结构很变态。」詹淳寓的姊姊13日说,除了11名被告,应该至少还有6人知情却尚未出面作证,恳求彰化检警扩大侦办,避免有漏网之鱼。

詹姊指出,许爱珍在6月5日案发当天,开母亲的车载弟弟赴台中就医,弟弟不幸到院不治。随后20多天来,许女几乎每天黏在妈妈身边,陪做笔录、在殡仪馆协助折莲花,就连盖棺时都要凑头来见弟弟最后一面。

「三不五时就跑到我们家睡觉,或是把车停在我家外面守着。」詹姊说,许女几近「监控」的黏人作法,早已令附近邻居议论纷纷。事实上,那几天许女曾有一周忽然戴起眼罩,经旁人打听,疑似被陈巧明打到视网膜剥离。

詹姊表示,「日月明功」的每个人都被严格监控、管理,被打巴掌、写悔过书、劳动服务已是常态,所以她对许女的行为与遭遇并不感到意外,也觉得「这一切都令人作噁」。

詹姊表示,谢谢检警帮弟弟洗刷冤屈,但仍有3名干部、2名成员及1名陈巧明的友人「知情却尚未出面」。

李姓退休教师的太太,也曾被「日月明功」处以关禁闭。昨天看到11名涉案者落网,有落下心中大石感觉,心却仍然沉痛。她说,「集体制裁的暴力,任何团体都可能发生,有能力的人,不要错用了影响力!」

李姓退休教师说,「日月明功」最大错在灌输了一种「别人过失了,我就可以教训他」的集体制裁模式。透过这股集体的力量,在过程中,让人丧失了个人的思辩能力,失去了理智而不自觉。

李姓退休教师也说,这次事件也让他对人性深深的反省,他也曾屈服团体的压力下,当众批判太太「没良心」。詹淳寓命案爆发以来,他最担心就是詹妈妈的心理状态,她终于醒了,说出有人动手替她管教儿子,是不是也开始自悔没能力保护儿子,让他含冤地死了。

(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admin)
更多>> 相关图文
  • 翁明显:大蓝光报到
    记者张旭宏 台北 中环(2323-TW)董事长翁明显指出,蓝光有机会第三季调涨价格,今年在...
    翁明显:大蓝光报到 本业损平露曙光 股价低就是大利多!
  • 〈分析〉神爱世人也爱
    陈怡君 综合报导 上帝与金钱,一则精神一则物质,两者看似大相逕庭。 《Marketwatch》...
    〈分析〉神爱世人也爱钱?圣经说不明
  • 美股盘前─走高 公布
    编译锺咏翔 综合外电 美股期指显示美国股市周一上午可能走高,投资人静待个人收入与支...
    美股盘前─走高 公布个人收入与支出、待定房屋销售
  • 马除夕谈话 盼国人能
    两岸网记者刘晓霞 台北 两岸网台北2月2日报导 马英九总统今年除夕谈话特别提到,希望...
    马除夕谈话 盼国人能抱持感恩的心用爱心照亮阴暗角落